论语二十篇目录

学而篇 为政篇 八佾篇 里仁篇 公冶长篇 雍也篇 述而篇 泰伯篇 子罕篇 乡党篇 先进篇 颜渊篇 子路篇 宪问篇 卫灵公篇 季氏篇 阳货篇 微子篇 子张篇 尧曰篇

热门搜索词:论语七则论语六则论语三则论语下载论语八则论语全文论语杂谈论语注音版论语节选
您的当前位置:论语网 > 论语二十篇 > 颜渊篇 >

棘子成曰:“君子质而已矣,何以文为?”子贡曰:“惜乎,夫子之说君子也!驷不及舌。文犹质也,质犹文也。虎豹之鞟犹犬羊之鞟。

时间:2018-11-15 10:12:29 编辑:论语网
论语·颜渊篇第八章

  【原文】

  棘子成[1]曰:“君子质而已矣,何以文为?”子贡曰:“惜乎夫子之说君子也!驷不及舌[2]。文犹质也,质犹文也,虎豹之鞟[3]犹犬羊之鞟。”

  【注释】

  [1]棘子成:卫国大夫。古代大夫都可以被尊称为夫子,所以子贡这样称呼他。

  [2]驷不及舌:指话一说出口,就收不回来了。驷,拉一辆车的四匹马。

  [3]鞟:音kuò,去掉毛的皮,即革。

  【译文】

  棘子成说:“君子只要具有好的品质就行了,要那些表面的仪式干什么呢?”子贡说:“真遗憾,夫子您这样谈论君子。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本质就像文采,文采就像本质,都是同等重要的。去掉了毛的虎、豹皮,就如同去掉了毛的犬、羊皮一样。”

  【评析】

  这里是讲表里一致的问题。棘子成认为作为君子只要有好的品质就可以了,不须外表的文采。但子贡反对这种说法。他的意思是,良好的本质应当有适当的表现形式,否则,本质再好,也无法显现出来。

查看《论语全文
论语其他章节
Copyright © 2018-2019 论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