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语二十篇目录

学而篇 为政篇 八佾篇 里仁篇 公冶长篇 雍也篇 述而篇 泰伯篇 子罕篇 乡党篇 先进篇 颜渊篇 子路篇 宪问篇 卫灵公篇 季氏篇 阳货篇 微子篇 子张篇 尧曰篇

热门搜索词:论语七则论语六则论语三则论语下载论语八则论语全文论语杂谈论语注音版论语节选
您的当前位置:论语网 > 论语二十篇 > 宪问篇 >

子击磬于卫,有荷蒉而过孔氏之门者,曰:“有心哉,击磬乎!”既而曰:“鄙哉!硜硜乎!莫己知也,斯己而已矣,深则厉,浅则揭。

时间:2018-11-16 12:15:55 编辑:论语网
论语·宪问篇第三十九章

  【原文】

  子击磬[1]于卫,有荷蒉[2]而过孔氏之门者,曰:“有心哉,击磬乎!”既而曰:“鄙哉!硁硁[3]乎!莫己知也,斯己而已矣。深则厉[4],浅则揭[5]。”子曰:“果哉!末[6]之难[7]矣。”

  【注释】

  [1]磬:音qìng,一种打击乐器的名称。

  [2]荷蒉:荷,肩扛。蒉,音kuì,草筐,肩背着草筐。

  [3]硁硁:音kēng,击磬的声音。

  [4]深则厉:穿着衣服涉水过河。

  [5]浅则揭:提起衣襟涉水过河。“深则厉,浅出揭”是《诗经·卫风·匏有苦叶》的诗句。

  [6]末:无。

  [7]难:责问。

  【译文】

  孔子在卫国,一次正在敲击磬,有一位背扛草筐的人从门前走过说:“这个击磬的人有心思啊!”一会儿又说:“声音硁硁的,真可鄙呀,没有人了解自己,就只为自己就是了。(好像涉水一样)水深就穿着衣服趟过去,水浅就撩起衣服趟过去。”孔子说:“说得真干脆,没有什么可以责问他了。”

查看《论语全文
论语其他章节
Copyright © 2018-2019 论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