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语二十篇目录

学而篇 为政篇 八佾篇 里仁篇 公冶长篇 雍也篇 述而篇 泰伯篇 子罕篇 乡党篇 先进篇 颜渊篇 子路篇 宪问篇 卫灵公篇 季氏篇 阳货篇 微子篇 子张篇 尧曰篇

热门搜索词:论语七则论语六则论语三则论语下载论语八则论语全文论语杂谈论语注音版论语节选
您的当前位置:论语网 > 论语二十篇 > 八佾篇 >

子曰:“夏礼,吾能言之,杞不足征也;殷礼,吾能言之,宋不足征也。文献不足故也。足,则吾能征之矣。”

时间:2018-11-13 01:30:28 编辑:论语网
论语·八佾篇第九章

  【原文】

  子曰:“夏礼吾能言之,杞[1]不足徵[2]也;殷礼吾能言之,宋[3]不足徵也。文献[4]不足故也。足,则吾能徵之矣。”

  【注释】

  [1]杞:春秋时国名,是夏禹的后裔。在今河南杞县一带。

  [2]徵:证明。

  [3]宋:春秋时国名,是商汤的后裔,在今河南商丘一带。

  [4]文献:文,指历史典籍;献,指贤人。

  【译文】

  孔子说:“夏朝的礼,我能说出来,(但是它的后代)杞国不足以证明我的话;殷朝的礼,我能说出来,(但它的后代)宋国不足以证明我的话。这都是由于文字资料和熟悉夏礼和殷礼的人不足的缘故。如果足够的话,我就可以得到证明了。”

  【评析】

  这一段话表明两个问题。孔子对夏商周代的礼仪制度等非常熟悉,他希望人们都能恪守礼的规范,可惜当时僭礼的人实在太多了。其次,他认为对夏商周之礼的说明,要靠足够的历史典籍贤人来证明,也反映了他对知识的求实态度。

查看《论语全文
论语其他章节
Copyright © 2018-2019 论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