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语二十篇目录

学而篇 为政篇 八佾篇 里仁篇 公冶长篇 雍也篇 述而篇 泰伯篇 子罕篇 乡党篇 先进篇 颜渊篇 子路篇 宪问篇 卫灵公篇 季氏篇 阳货篇 微子篇 子张篇 尧曰篇

热门搜索词:论语七则论语六则论语三则论语下载论语八则论语全文论语杂谈论语注音版论语节选
您的当前位置:论语网 > 论语二十篇 > 子张篇 >

子游曰:“子夏之门人小子,当酒扫应对进退,则可矣,抑末也。本之则无,如之何?”子夏闻之,曰:“噫!言游过矣!君子之道,孰

时间:2018-11-13 03:33:46 编辑:论语网
论语·子张篇第十二章

  【原文】

  子游曰:“子夏之门人小子,当洒扫应对进退,则可矣,抑[1]末也。本之则无,如之何?”子夏闻之,曰:“噫,言游过矣!君子之道,孰先传焉?孰后倦[2]焉?譬诸草木,区以别矣。君子之道,焉可诬[3]也?有始有卒者,其惟圣人乎?”

  【注释】

  [1]抑:但是,不过。转折的意思。

  [2]倦:诲人不倦。

  [3]诬:欺骗。

  【译文】

  子游说:“子夏的学生,做些打扫和迎送客人的事情是可以的,但这些不过是末节小事,根本的东西却没有学到,这怎么行呢?”子夏听了,说:“唉,子游错了。君子之道先传授哪一条,后传授哪一条,这就像草和木一样,都是分类区别的。君子之道怎么可以随意歪曲,欺骗学生呢?能按次序有始有终地教授学生们,恐怕只有圣人吧!”

  【评析】

  孔子的两个学生子游和子夏,在如何教授学生的问题上发生了争执,而且争得比较激烈,不过,这其中并没有根本的不同,只是教育方法各有自己的路子。

查看《论语全文
论语其他章节
Copyright © 2018-2019 论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