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语二十篇目录

学而篇 为政篇 八佾篇 里仁篇 公冶长篇 雍也篇 述而篇 泰伯篇 子罕篇 乡党篇 先进篇 颜渊篇 子路篇 宪问篇 卫灵公篇 季氏篇 阳货篇 微子篇 子张篇 尧曰篇

热门搜索词:论语七则论语六则论语三则论语下载论语八则论语全文论语杂谈论语注音版论语节选
您的当前位置:论语网 > 论语二十篇 > 公冶长篇 >

子曰:“道不行,乘桴浮于海。从我者,其由与?”子路闻之喜。子曰:“由也好勇过我,无所取材。”

时间:2018-11-14 22:30:35 编辑:论语网
论语·公冶长篇第七章

  【原文】

  子曰:“道不行,乘桴[1]浮于海,从[2]我者,其由与!”子路闻之喜。子曰:“由也好勇过我,无所取材。”

  【注释】

  [1]桴:音fū,用来过河的木筏子。

  [2]从:跟随、随从。

  【译文】

  孔子说:“如果我的主张行不通,我就乘上木筏子到海外去。能跟从我的大概只有仲由吧!”子路听到这话很高兴。孔子说:“仲由啊,好勇超过了我,其他没有什么可取的才能。”

  【评析】

  孔子在当时的历史背景下,极力推行他的礼制、德政主张。但他也担心自己的主张行不通,打算适当的时候乘筏到海外去。他认为子路有勇,可以跟随他一同前去,但同时又指出子路的不足乃在于仅有勇而已。

查看《论语全文
论语其他章节
Copyright © 2018-2019 论语网